长江水生生物资源保护取得新成效

电鱼活动严重破坏渔业资源和渔业水域生态环境,是危害水域生态文明建设的“顽疾”。2018年,农业农村部针对执法监管薄弱环节和电鱼活动猖獗地区,将打击电鱼活动纳入“中国渔政亮剑2018”系列执法行动,全面深入开展专项执法。据不完全统计,全年各地累计出动执法人员67.7万人次,查处电鱼案件1.1万余件,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1917件、涉案人员2671名,没收电鱼器具2.3万台,较上年均有大幅增加。其中,长江流域及以南21个省查处的电鱼案件数量、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数量和涉案人员数量同比分别增加23.02%、29.14%和36.70%。

近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江苏省人民政府为原告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驳回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了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海德公司环境修复费用、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等共计5482.85万元。同时,为有效衔接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绿色发展,综合考虑生态环境修复需要和企业赔付能力与生存发展,海德公司可以在提供有效担保的前提下申请分批支付赔偿款。据悉,这是江苏省人民政府首次单独作为原告提起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今年以来,为推动保护长江水生生物资源,农业农村部开展了组建中国渔政特编船队,加强内陆渔政执法监管力度,改善和修复水生生物生境,实施中华鲟、长江江豚、长江鲟拯救行动计划,巩固赤水河流域禁捕成果,启动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等一系列生态资源保护修复工作,长江水生生物资源快速下降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

本次打击电鱼专项执法行动,各地渔业渔政部门着力强化源头治理,会同相关部门从电鱼器具生产、销售和使用以及违法渔获物销售等电鱼全链条开展整治;广泛发动群众,通过设立举报电话、加强与反电鱼协作中心等社会组织合作等方式,强化线索摸排和案件查办。四川资阳等地端掉了多个电鱼器具制造窝点;北京、浙江等省分别约谈了电商平台,责令其加强平台监管责任并立即下架电鱼器具商品;湖南邵阳等地查封了一批电鱼器具销售实体店铺并依法没收所查获的电鱼器具;重庆、江苏等地先后打掉了多个销售电鱼渔获物的团伙。各地渔业渔政部门对查获的电鱼器具实施了公开销毁,并协调地方法院在渔区开展电鱼案件公开宣判,并组织周边渔民旁听,强化以案说法和典型教育。通过综合施策,成功取缔了一批制售电鱼器具的窝点,打掉了一批电捕鱼团伙,斩断了部分电鱼活动猖獗地区“捕捞—销售—餐饮消费”的违法链条,严惩了一批电鱼违法分子,电鱼蔓延的势头得到初步遏制,打击电鱼的社会氛围已经形成,推进水域生态文明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效。

欧洲杯足彩,泰州市中院在一审期间查明,海德公司于2014年分别将其生产中产生的废碱液共计102.44吨交由没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李宏生等人处置,导致废碱液几经转手后分别被倾倒至长江靖江段和新通扬运河,造成严重水体环境污染,并分别导致靖江市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中断取水超过40小时、兴化市城区集中式饮水源中断取水超过14小时。法院一审判令海德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共计5482.8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至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

切实加强珍稀濒危水生生物保护。实施了中华鲟、长江江豚、长江鲟3个拯救行动计划,加快推进全人工环境下的长江江豚繁育研究,连续3年实施长江江豚迁地保护行动,在江西、四川、安徽等地大力开展珍稀濒危特有物种增殖放流,积极推动长江江豚提升保护等级和中华鲟、长江鲟野生种群恢复。

一审判决后,海德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一审中江苏省人民政府在原审法院释明后变更诉求提高了损害赔偿数额是否合法、通过类比长江靖江段污染损害的方式计算新通扬运河污染损害是否合理、生态环境服务期间功能损害是否存在及其计算是否合理等主要争议焦点,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加快推进重点流域禁捕工作。在强化长江、珠江、淮河等内陆水域禁渔期管理和推进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的基础上,组织起草了《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到2020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现常年禁捕。

江苏省高院经审理认为,对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足以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有权向其释明可以变更或增加诉讼请求。原审法院的释明行为并未侵害到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该释明行为并无不当。江苏省人民政府在一审法庭辩论前申请变更诉讼请求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

加大渔政执法监督检查力度。联合渔政、公安、水警、海警、海事等多部门执法力量,组建中国渔政特编船队,组织各类执法行动3.07万次,累计查处各类违规案件5691件、行政处罚6260人次、没收“三无”船舶1144艘、电捕鱼器具8265套、取缔违禁渔具13.3万顶,有力地维护了长江流域渔业管理秩序。

江苏省高院审理认为,本案发生在长江靖江段的污染事件经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评估,认定造成环境损害1731.26万元。发生在新通扬运河的污染事件造成的环境损害虽未经评估,但与长江靖江段污染事件发生于同一时期、所倾倒的危废物均为海德公司产生、两地同属三类水质,且在新通扬运河倾倒的废碱液数量更多,倾倒区域系低洼河网地区,水流速度慢,污染物稀释速度低,环境容量远不及长江,同样的污染物倾倒进新通扬运河所造成的损害要大于长江。因此,采用类比方式计算的生态环境损害不会高于实际发生的生态环境损害,并不损害海德公司的合法权益。

不断创新长江水生生物保护机制。不断深化“中美绿色合作伙伴”“澜湄合作机制”等,努力推动多领域、全方位的国际大河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合作与交流。与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交通运输部长江航运公安局、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等达成合作共识,整合资源共同推进新时期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工作。

法院认为,案涉污染事件造成了服务功能损失。长江靖江段有水生动物161种,鱼类148种,重要鱼类59种,且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中华鲟、江豚和胭脂鱼,还有国家级水产种子资源保护区。污染事件发生在长江禁渔期,系长江水体生态环境最为敏感、生物最为脆弱时期。数十吨PH值为13.6的高浓度废碱液倾倒进长江后,仅2014年5月9日的污染行为就形成了长达20公里的污染带,案涉污染行为对长江中鱼类繁殖和幼体生长必将造成严重损害,且短期内难以恢复。同时,新通扬运河系当地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和农业灌溉、养殖水源,也是南水北调的主要通道,且有证据证明污染事件已经造成了鱼类的死亡,海德公司应当赔偿服务功能损失。

法院认为,一审按照生态环境损害数额的50%确定服务功能损失并无不当。案涉污染事件系非法倾倒废碱液所致,倾倒行为均发生在午夜,倾倒地点偏僻,污染行为具有突发性和隐蔽性,污染区域难以精确测量,无法及时收集证据对服务功能损失进行精确评估。综合考虑海德公司多次故意跨省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过错程度严重;所倾倒的危险废物PH值极高,污染物成分复杂,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十分严重且难以迅速恢复;在长江生态环境已经十分脆弱,长江大保护已经成为全民共识的情况下,在生态环境极其敏感和脆弱的长江禁渔期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影响十分恶劣等因素,同时鉴于江苏省环境科学学会在对靖江环境污染事件进行生态环境损害评估时采取了保守的计算方法确定生态环境损害,作出相关判决合情合理,并无不当。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